南昌起义的时间《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制勝法寶的內在機理和實踐

时尚频道 2020-01-17139未知admin

  《支部建在連上》專題片由軍委工作部組織攝制,全片圍繞“偉大創舉”“制勝法寶”“召喚”3個部分展開,重在回顧呈現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探索“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偉大創舉的醞釀發展和定型歷程,“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制勝法寶的內在機理和實踐偉力,突出習強軍思想對新時代軍隊基層黨組織建設的科學引領,是一部闡釋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根本原則和制度的專題輔導片。

  縱觀我們黨和軍隊歷史漫漫征程,如果說,南昌起義塑造了軍隊的“形”,那麼,三灣改編無疑熔鑄了軍隊的“魂”,而保證這支軍隊軍魂永駐的一項重要原則和制度,就是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的一個偉大創舉——支部建在連上。

  【同期】習 2015年1月在听取原十四集團軍工作匯報後的講話節選

  “支部建在連上”,是我軍的優良傳統,也是黨領導軍隊的重要原則和制度。落實好這一重要原則和制度,對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推動基層建設全面發展全面過硬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這是1927年9月中旬的一個夜晚,攻打平江、瀏陽、醴陵的失利和幾天慘烈征戰,毛澤東領導的秋收起義部隊已由4個團5000余人銳減至1500余人……

  籠罩在隊伍中的悲觀情緒,就像彌漫在山間的濃霧。腳部受傷的毛澤東,拄著拐杖一瘸一拐行進在隊伍里。

  比腳底傷痛更難受的是他心中的痛︰起義軍許多人是剛剛放下鋤頭、拿起梭鏢的農民,一听到槍響就慌了神。起義軍總指揮盧德銘犧牲,師長余灑度軍閥習氣嚴重,團長邱國軒叛變,成批的官兵四散而逃。

  就在同一時期,在嶺南還有一支幾乎潰散的部隊,那就是身處困境的南昌起義一部。雖然主力是有“鐵軍”美譽的葉挺部和戰斗力較強的賀龍部,高級指揮員也大多是黃埔精英、北伐名將,但仍然是一敗再敗、越打越小。賀龍後來回憶說︰“那時候的軍隊,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會散掉。”

  秋收時節暮雲愁。一個月前,在八七會議上提出“槍桿子里面出政權”的毛澤東,此時思慮最多的是︰如何把槍桿子牢牢抓在黨的手中?怎樣才能凝聚起這支部隊?

  在九隴山下的這個小山村,秋收起義部隊短暫休整。整個隊伍中唯一一個沒有逃兵的連隊,吸引了毛澤東的目光。

  這個連的黨代表叫何挺穎,曾是北伐時期的團黨代表。昏暗的油燈下,毛澤東與何挺穎徹夜長談。毛澤東問,部隊為什麼抓不住?為什麼逃兵這麼多?何挺穎回答,主要原因是連隊一級沒有黨的組織,黨的影響沒有滲透到隊伍中去;黨員太少,又沒有捏在一起,形不成力量。

  窗外,電閃雷鳴,風雨交加。南昌起义的时间屋內,思想火花踫撞迸發︰黨支部不能只建在團一級,而要建到連隊去!

  當時,我們黨雖然也整合和影響了一些國民黨軍隊,在起義軍當中建立了黨的組織,但是這些組織都是建立在團以上,而基層的連一級則沒有建立這個組織,所以它就不能及時影響士兵、不能及時掌握士兵的情況。對于這個問題,以毛澤東為代表的共產黨人早就在思考和探尋,最終在三灣找到了答案。

  1927年9月29日,秋收起義部隊來到江西永新縣三灣村。當天夜里,就在這家名叫“協盛和”的雜貨鋪,毛澤東主持召開前敵委員會擴大會議,決定對部隊進行整頓和改編。

  第二天一早,就是在這棵大樹下,毛澤東向大家宣布了三件事︰(一)將原本的一個師縮編為一個團,改編後去留自願;(二)建立黨的各級組織和黨代表制度,支部建在連上,班、排設黨小組;(三)部隊內部實行制度,在團、營、連各級建立士兵委員會,參與部隊的經濟和管理。

  千年古楓,見證了一個偉大創舉的誕生;三灣改編,成為建設新型軍隊的重要開端。

  毛澤東大手一揮,一支中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武裝,開赴“郴衡湘贛之交,千里羅霄之腹”的井岡山……

  三灣改編半個月後的一個夜晚,葉家祠的小小閣樓上,毛澤東在“紅一連”親自組織發展6名新黨員,建立了軍隊第一個連隊黨支部。6名工農士兵,跟著毛澤東,舉起了緊握的右拳︰

  這6名黨員,後來3人犧牲,一人病逝,幸存的兩人,為開國上將陳士、開國中將賴毅。

  毛澤東說︰“一個人活著要有心髒,黨支部就是連隊的心髒。把連隊黨支部建好,讓連隊的心髒堅強地跳動起來,才能使黨的血液流貫我們這支部隊的。”他特意安排營連黨代表現場觀摩,要求他們抓緊發展新黨員,成立連隊黨支部。

  7天後,毛澤東又在江西遂川縣大汾圩,主持特務連8名新黨員入黨儀式。發展新黨員的工作迅速展開,“支部建在連上”進一步得到貫徹和實現。

  就在同一時期,、陳毅率領的三河壩南昌起義余部進行“贛南三整”,重點整頓黨團組織,建立黨支部,加強了黨的領導,發揮了黨團員的先鋒模範作用。

  工農武裝,成了堅定跟黨走的隊伍;綠林好漢,成了有紀律的戰士;舊式軍人,成了有理想有的軍人。人還是那群人,槍還是那些槍,隊伍卻有了新的模樣。

  對于這段歷史,《毛澤東傳》一書的作者、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羅斯•特里爾這樣評價︰“黨便由一個抽象的概念轉化成了一個每日都在的實體,黨便來到了夜晚營地的篝火邊,來到了每個戰士的身旁。”

  1928年4月,、陳毅率部轉移到井岡山地區,與毛澤東領導的部隊在寧岡礱市會師,當時全國工農武裝中規模最大、戰斗力最強的紅四軍在井岡山誕生,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和紅四軍軍委。

  1928年11月25日,毛澤東在給的報告中寫道︰“紅軍所以艱難奮戰而不潰散,‘支部建在連上’是一個重要原因。兩年前,我們在國民黨軍中的組織,完全沒有抓住士兵,即在葉挺部也還是每團只有一個支部,故經不起嚴重的考驗。”

  如同蜿蜒在井岡山深處的崎嶇小道,造就一支軍隊的過程,注定不會是一片坦途。

  為粉碎國民黨軍“會剿”、開闢新的根據地,1929年1月,紅四軍走下井岡山,游擊贛南、閩西。在轉戰過程中,紅四軍包括領導層中,對有些問題的認識出現了分歧,單純軍事觀點、“走州過府”的流寇思想等在隊伍中逐漸抬頭。圍繞黨對紅軍的領導和紅軍建設的根本原則,從6月份的紅四軍七大,到9月份的八大,爭論一場比一場激烈,錯誤思想一度佔了上風。毛澤東受到黨內嚴重處分,還以一票之差落選紅四軍前委。

  這場爭論之後,紅四軍進軍閩中、轉攻上杭戰斗中,三個縱隊損兵三分之一,紅四軍陷入嚴重危機。

  紅四軍七大以後,陳毅接替毛澤東擔任紅四軍前委,後來陳毅到上海參加召開的軍事會議。在會議期間,陳毅向局全面客觀地匯報了紅四軍黨內爭論的情況。為了指導紅四軍的建設,發出了給紅四軍的信。這封信,充分肯定了紅四軍斗爭的基本經驗,肯定了毛澤東建黨建軍的正確主張,並且明確毛澤東仍為前委。這封信就是黨的歷史上著名的“九月來信”。

  福建上杭。古田會議紀念館,珍藏著一幅紅軍時期的宣傳畫,火車頭和齒輪組合圖案下,一行大字格外醒目︰“支部應成為游擊隊中的火車頭。”

  那是南方少有的大雪天,廖氏祠廳堂里,燒旺的炭火映紅了人們的臉龐。毛澤東的建黨建軍思想在實踐的檢驗中,終于得到了全體代表擁護,這就是︰思想建黨、建軍。

  這次歷史性的會議,回答了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建設新型軍隊的一系列重大問題,軍隊由此定型。

  會議決議指出︰每連建設一個支部,每班建設一個小組,這是紅軍中黨的組織的重要原則之一。作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一項重要制度,“支部建在連上”,從此確立起來。

  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發端于南昌起義、奠基于三灣改編、定型于古田會議,至此這支軍隊鳳凰涅--。而其中支部建在連上無疑是建設新型軍隊的成功探索和實踐。首先,獨創性地解決了黨指揮槍在基層落地生根、達于士兵的問題,從根子上保證了軍隊的本色;其二,有力地推動了武裝向執行黨的任務的武裝集團的轉變,開啟了建軍的新征程;其三,架起了黨武裝士兵、聯系群眾的橋梁和紐帶,為奪取武裝斗爭的勝利開掘了力量源泉。

  “昔上井岡山,得搖籃。千流歸大海,奔騰涌巨瀾。”1962年3月,重回井岡山。

  一別33年,76歲高齡的依然對軍隊初創時期的戰斗歲月感慨萬千︰“當年井岡山會師,就提出‘黨指揮槍’、‘支部建在連上’、士兵委員會……現在回想起來,每一條都很深遠吶。”

  羅榮桓後來也回憶︰“三灣改編,實際上是我軍的新生,正是從這時開始,確定了黨對軍隊的領導。當時,如果不是毛澤東同志英明地解決了這個根本性的命題,那麼,這支部隊就不會有靈魂,不會有明確的行動綱領,舊式軍隊的習氣、農民的散漫作風,都不可能得到,其結果即使不被強大的敵人消滅,也只能變成流寇。”

  與、羅榮桓一樣,參與創建軍隊的開國元帥,對“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偉大創舉,都有著深刻而的認識。

  彭德懷︰今天的重心,應放在建設和鞏固支部,使支部真正成為發動群眾、領導群眾斗爭的核心。

  劉伯承︰在軍隊中成立黨的支部和士兵們的組織,以便自己的人到軍隊,以便逐步地擴大自己的影響。

  陳 毅︰連上成立支部的作用非常大。四軍黨的基礎在連支部,軍隊力量也寄托在。

  ︰連隊的中心領導是支部。不管是軍事工作干部還是工作干部,都必須服從支部的領導,都須對連隊黨組織負責。

  葉劍英︰連隊每個時期的重要任務和中心工作,除緊急情況外,都必須經過支部,實現集體領導。這是我軍組織建設的一條極其寶貴的經驗。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金。支部建在連上——中國共產黨人在槍林彈雨中作出的抉擇,不僅是一段扭轉的歷史記憶,更是軍隊永遠血脈賡續的勝戰基因。

  這兩張發黃的信紙,是抗美援朝戰爭期間,中國志願軍第十五軍黨委寫給堅守上甘嶺前沿坑道黨支部的一封信。當時的上甘嶺,已被美軍飛機、大炮狂轟濫炸了無數遍。

  當時在我們597.9高地一號坑道里有16個不同的連隊,總共是88個人,傷員就有55個人,都由八連的連長李保成指揮,組建了“坑道黨支部”,當時是堅守了坑道14晝夜,殲敵1765人。表面陣地的時候,將我們連(布滿)381個彈孔的連旗,重新插回了上甘嶺的主峰。

  上甘嶺,成了美軍的“傷心嶺”。據說,活了整整100歲的美軍第八集團軍司令範弗里特,直到晚年還在不停地反思,這一仗美軍究竟輸在哪里?

  國外某知名智庫對朝鮮戰爭的研究,顛覆了他們此前一種幾乎定型的認識,那就是,世界上很多軍隊只要指揮員被消滅、建制被打亂,就潰不成軍了。唯獨軍隊不同,即使指揮員犧牲了、建制打散了,甚至軍人受傷被俘了,仍能成立黨組織,重新投入戰斗。他們的結論是︰“支部建在連上”是解放軍的“戰略武器”。

  時空穿梭。2005年,聯合軍演。電視台記者跟蹤拍攝“紅一連”後,在節目中感慨︰“中國軍隊的這個連隊非常團結、有戰斗力,是因為一個叫做‘黨支部’的組織在發揮作用。”

  從戰火硝煙中一走來,黨支部的獨特之處在于四個方面︰第一,它自身成為“者體”;第二,它把黨員鍛造成“特殊材料制成的人”;第三,它把官兵凝聚成“鐵板一塊”;第四,它把連隊打造成“熔爐”和“學校”。那麼有了這四條,支部成了堅強戰斗堡壘,就能帶領官兵听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

  1936年,26歲的美國記者斯諾帶著“當時無解的關于與戰爭的無數問題”,冒險進入西北蘇區采訪4個月,寫出30萬字的《紅星中國》。一經出版就轟動了國統區和世界,1個月內再版5次。

  “紅軍指揮員們都是忠誠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相信自己是一個世界性運動的一部分。”這是斯諾在與毛澤東、周恩來、、彭德懷等黨和紅軍領導人,多次徹夜深談後得出的結論。

  那麼,“普通戰士究竟怎麼樣,這些反帝和階級斗爭的玩意兒,他們到底相信幾分?”

  紅旗!紅星!紅軍!很難讀懂《共產黨宣言》的紅軍士兵,從兵之初就開始在黨支部的組織下,學習專門為他們編寫的紅色課本。黨的意志和主張,自黨的領袖開始,貫注各級組織,直達最基層。

  95歲的“功臣”張富清,60多年深藏,一輩子堅守初心、不改本色,戰功卓著卻總說自己“很平凡”;28歲的“排雷英雄”杜富國,關鍵時刻喊出“你退後,讓我來”,把危險留給自己,把安全讓給戰友,用熱血澆灌邊疆的土地。

  生與死、名與利、公與私,都是人生必過的關口。在的軍隊,間或也會出現一些不懼、不計名利、公私分明的將士;唯有在有了堅強組織的軍隊中,這樣的人能夠“批量”鍛造、層出不窮。

  每名黨員編入一個支部,生活在組織中,每時每刻都在接受貫注、黨性錘煉。日復一日,“特殊材料”淬煉形成。

  一個個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影響帶動了一批又一批敢于壓倒一切困難、戰勝一切敵人的鋼鐵勇士,塑造出群眾信賴愛戴的子弟兵。

  楊根思連︰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務,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

  川西水草地,曾有一個恐怖的名字——“魔毯”。在這一叢叢野花和綠草底下,是數不盡的泥潭陷阱,水中含有毒素,傷口被水一泡,就會紅腫潰爛。

  15歲的紅軍戰士羅玉琪腳部負傷,眼看著身旁的戰友被泥淖,大部隊又漸行漸遠,無助和絕望陣陣襲來。

  我父親活到97歲。他生前經常給我們講故事,他最難忘的故事就是,紅軍長征時期“草地黨支部”的故事,他最難忘的人,就是“草地黨支部”李玉勝。

  副連長李玉勝,也是一位傷員。他把掉隊的28名傷病員收攏在一起,成立了臨時黨支部。他鼓勵大家︰“不要怕,有黨支部就有力量,我們要像一根擰在一起的銅繩……”

  黨支部在,“主心骨”就在,信心和力量就在,打不爛、攻不破、擊不垮的隊伍就在。三天兩夜,這些傷病員相互攙扶、互相鼓勁,走出了茫茫水草地。“草地黨支部”從此成了這支部隊的光榮。

  1947年2月下旬,萊蕪戰役打響,國民黨重兵圍攻華東野戰軍。僅僅過了三天兩夜,就被華野殲滅和俘虜5萬多人。曾被蔣介石稱為“善于帶兵”的國民黨第二綏靖區司令官王耀武哀嘆︰就算是放5萬頭豬,共產黨用3天也抓不完。

  這兩個“三天兩夜”的故事,說明共產黨和國民黨在組織建設方面是截然不同的。雖然蔣介石要求國民黨的軍隊,必須集體加入和國民黨,但實際上,很多國民黨黨員,不過就是個“登記黨員”。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組織到底在哪里,而我們的軍隊就不一樣了,“支部建在連上”,連隊黨支部有著巨大的磁場效應,能夠把我們的黨員(和戰士)緊緊地凝聚在一起。所以,兩相一對比,差別顯而易見,結局自然就是可想而知了。

  出現在紀念中國戰爭暨世界反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觀禮台上的這位日本老人,叫小林寬澄。

  1941年,23歲的小林寬澄被八軍俘虜,他幾次想自殺,以做的“護國之神”。

  春風化雨,暖日融冰。在八軍連隊的所見所聞所悟,一天天轉變了他。後來,他參加八軍、加入中國共產黨,擔任了日本反戰同盟支部長。侵略者變成了反戰者。

  八軍是培養我的部隊,是帶領我參加戰爭的部隊,是我最後戰斗過的、很難忘懷的、很親切的部隊。作為解放軍的一名戰士,我曾經得過獎章,我從沒有從解放軍部隊轉業,我寫了《家在沂蒙》的回憶文章,現在我還是一個沂蒙人。

  在解放戰爭中創造了“三大互助”經驗的勤、在上世紀60年代全軍武中創造了軍事訓練教學法的郭興福……這些從國民黨軍隊中解放過來的戰士,為什麼能夠在軍隊中很快獲得新生?

  這年10月,在陝甘寧晉綏聯防軍高級干部會議上作《關于練兵和帶兵問題的報告》指出,我們帶兵是靠黨組織來保證。應把支部當作帶兵的核心、領導的核心。我們的軍隊可以說是一個學校,有些學校恐怕還沒有這樣好,經過三年五年訓練,可以把中國和世界的道理了解得相當清楚。大家努力這樣做,每天都會有進步。

  從戰爭年代到和平時期,軍隊的一個個黨支部,給人以理想、以、以勇氣,把千千萬萬的官兵鑄鐵成鋼,匯聚起從勝利勝利的強大力量。

  平型關大戰突擊連、劉老莊連、白老虎連、先遣渡江英雄連、黃繼光英雄連、英雄硬六連、海上猛虎艇、者陰山英雄連、模範黨支部……

  在古田會議召開85周年之際,我們來到這里,目的是尋根溯源,深入思考我們當初是從哪里出發的、為什麼出發的。

  懂得從哪里來,才知道往哪里去。在古田全軍工作會議上,習嚴肅指出部隊特別是領導干部十個方面突出問題,針針見血,振聾發聵。

  習的重要講話,震撼全軍、令人。在黨的之前一個時期,、之流制造的霧霾天,危害是全面的、深層次的,給官兵“三觀”造成了深度毀傷,對“支部建在連上”這一重要原則和制度的破壞不可低估。

  實現強軍目標的基礎在基層、活力在基層。要抓住基層這個大頭,推動貫徹落實強軍目標向基層拓展、向末端延伸。

  堅持扭住黨的組織抓基層、堅持扭住戰備訓練抓基層、堅持扭住官兵主體抓基層、堅持扭住厲行抓基層。

  要緊貼時代、緊貼實踐、緊貼官兵,做好用黨的創新理論武裝頭腦工作,努力培養“四有”新時代軍人,鍛造“四鐵”過硬部隊。

  基層黨組織是黨在我軍的神經末梢,要突出功能,著力提升組織力,推動基層建設全面進步、全面過硬。

  堅持扭住戰備訓練抓基層。戰斗力標準也必須落實到基層,基層一切工作都要圍繞戰備訓練來進行。

  尊重官兵主體地位和首創,把廣大官兵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充分調動起來。

  大力發揚尊干愛兵、官兵一致的優良傳統,堅持基層至上、士兵第一,進一步鞏固和發展團結、友愛、和諧、純潔的內部關系。

  從古田再出發,習領導軍隊把正航向,整訓、肅毒大幕拉開,也為基層黨組織建設注入了新的動力活力。

  一個個黨內重大教育,燒旺“爐火”、再造功能【字幕︰黨的群眾線教育實踐活動、“三嚴三實”專題教育整頓、推進“兩學一做”學習教育常態化制、“不忘初心、牢記”主題教育】;

  一場場專題討論辨析,打通思想、【字幕︰戰斗力標準大討論、12個重大問題討論辨析、和平積弊大起底大掃除】;

  一次次專項整治整改,重犁深耕、興利除弊【字幕︰剎“四風”、“八個專項清理整治”、糾治基層“微”和不正之風】……

  “大功三連”,這個當年“煤油燈下學毛著”的全軍先進典型,2017年7月再獲殊榮,被軍委授予“學習踐行黨的創新理論模範連”榮譽稱號。

  陸鈞杰,上初中就沉溺于網絡游戲,父母說輕了不管用、說重了他就離家出走,南昌起义的时间家里“冷戰”不斷,一鬧就是7年。入伍來到“大功三連”3個月,變化之大,竟讓父母不敢相信了。

  2016年4月,我和愛人帶著喜悅和好奇來到“大功三連”。看到鈞杰的第一眼,我差點沒認出來,簡直就是換了個人。這個嬌生慣養的孩子怎麼變得自立堅強了?這個桀驁不馴的孩子怎麼變得通情達理了?這個不思進取的孩子怎麼變得好學上進了?在部隊這所大學校里,那些實在管用的理兒、純樸正直的人兒、感人暖心的事兒,使他解開了成長的困惑、認清了青春的責任、激起了奮進的夢想。

  陸鈞杰在讀書筆記扉頁上寫道,學習的講話,讓自己“听到了心靈的召喚,堅定了向上的步伐”。“大功三連”學習強軍思想、育“四有”軍人、建“四鐵”過硬連隊的鮮活實踐,折射出新時代基層黨支部用黨的創新理論潤心澆根、花開朵朵向陽紅的勃勃生機。

  2014年,372潛艇在遠赴大洋執行戰備任務時,突然“水下斷崖”,急速掉深70多米,如不及時控制很快將超過潛深極限,沉毀于3000多米深的海底。關頭,黨員干部沖在前面,帶領大家處變不驚,3分鐘內執行30多個口令、完成500多個動作,默契配合,精準無誤,成功避免艇毀人亡的危險。

  372潛艇,之所以能夠創造我國乃至世界潛艇史上的奇跡,同樣是因為艇黨支部長年堅持“礪劍先勵志、鑄劍先鑄魂”。

  空軍“強軍先鋒飛行大隊”之所以敢與強敵對手亮劍過招,也是因為有一個時時凝聚飛行人員“搏擊空天心向黨、飛行萬里航”的模範黨支部。

  這幾年,我們實戰化訓練抓得很緊,黨支部工作重心歸正,我這個黨支部也當得更有勁了,戰斗堡壘的刀鋒作用也發揮得更加明顯了,只要支部一號召,大家就鉚足了勁使勁練,訓練熱情很高漲,可以說是一門心思想著能打仗、打勝仗。

  這里,空氣稀薄,連牙膏都會自己冒出來;這里,沒有季節輪回,一年四季都要燒火爐。

  這里,有一個堅強有力的黨支部,有一支沖鋒在前的黨員隊伍,有一群勇擔的鋼鐵戰士。這里的官兵人人都有歷險記、個個都有錄。

  我們連黨支部有這麼幾條規矩︰第一,巡邏上,干部走前頭,戰士走後頭。第二,宿營帳篷里,干部住門口,戰士住里頭。第三,夜間查哨的時候,干部負責給火爐打一次氣,給熟睡的戰士蓋好大衣。第四,戰士下山,干部家屬一定要請戰士到家里面吃一頓飯。

  帶兵就是帶心。天文點邊防連黨支部把戰士的生命和利益時刻牽掛在心,戰士把高高舉過頭頂,同心鑄就堅不可摧的鋼鐵邊關。

  從北國邊陲到嶺南大地,從西北大漠到東海之濱,從搏擊天空的戰機到大洋深處的戰艦,一個個黨支部強筋健骨、砥礪前行,匯入軍隊強軍興軍的滾滾熱流。

  “全軍踐行強軍目標標兵單位”解放軍總醫院原第三○四臨床部創傷外科研究室;

  國家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大潮逐浪高,揚帆愈前行。闊步行進在強軍征程上的軍隊,體制一新、結構一新、格局一新、面貌一新,基層建設在任務要求、建設內涵、日常運行狀態、部隊組織形態、官兵成分結構、外部社會環境等方面正面臨許多新情況新變化,黨支部建設站到一個新的起點上。

  ——強軍立起新標高。處在強軍一線的黨支部,肩負著學習強軍思想、育“四有”軍人、建“四鐵”過硬部隊的時代重任。

  ——重塑提出新要求。黨支部面臨一個現實課題就是,教育引導官兵讀懂、投身,推動新體制效能在末端充分釋放,戰斗力要素活力競相迸發。

  ——呼喚新作為。面對統帥的勝戰之問、價值之問、本領之問,如何聚力備戰打仗,鍛造能打勝仗的刀尖鐵拳,這是黨支部必須扛起的擔當。

  2019年春夏時節,重塑後第一次覆蓋全軍的基層建設調研全面鋪開,一份份報告指向一個突出問題,面對新形勢新新要求,黨支部建設還有不適應之處。

  照一照工作指導正不正,有沒有強化建設過硬基層的擔當,把“給錢給物不如幫建一個好支部”作為強基固本的重要牢固立起來,真正把黨對基層建設的領導落到實處;

  照一照打仗意識強不強,有沒有把備戰打仗指揮棒在基層牢固立起來,把戰斗力標準落到基層,把戰斗力建設強到基層,下大力鍛造黨支部帶領官兵遂行作戰任務能力;

  照一照根本態度對不對,有沒有堅持基層至上、士兵第一,用信任的眼光、欣賞的眼光、發展的眼光看待基層官兵,發揮黨支部積極性創造性,既把壓力傳導到基層,更把信任傳導到基層;

  照一照情懷擔當夠不夠,有沒有帶著對官兵的深厚感情做工作,對基層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黨支部自身無力解決的問題,主動靠上去,想方設法幫助解決,以真誠關愛取信廣大官兵……

  歷史從哪里開始,重塑就應當從哪里開始。歷史中那些當下、啟迪未來的力量,堅守就能永恆。

  指導員不論在執行自己的職務上和個人行動上,均須做全體軍人的模範,並且要在言論和事實上來表現。

  ——1930年10月我軍第一部工作條例《中國工農紅軍工作暫行條例(草案)》

  最高度的提高支部在連隊中的領導作用。培養與提高支部的工作有自動性與獨立工作能力,這是建立支部工作的中心問題。

  支部在軍隊中的任務總的方面是鞏固團結,提高戰斗力,保證行政計劃與作戰任務之完成。

  從1954年起,中國解放軍先後9次修訂《工作條例》,都具體規定了連隊黨支部的性質、任務、組織原則和領導方法等,“支部建在連上”優良傳統一以貫之、與時俱進。

  2019年11月8日至10日,軍委基層建設會議在召開,習出席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親切接見會議代表。

  習強調,要發揚優良傳統,強化創新,推動我軍基層建設全面進步、全面過硬。

  習指出,加強新時代我軍基層建設,是強軍興軍的根基所在、力量所在。號召全軍,全面鍛造听黨話、跟黨走的過硬基層,能打仗、打勝仗的過硬基層,法紀嚴、風氣正的過硬基層,為推進強軍事業提供堅實基礎和支撐。

  要強化基層黨組織功能和組織力,嚴格落實各項組織生活制度,嚴格黨員教育管理監督,把導向立起來、歷練抓起來、規矩嚴起來,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和廣大黨員先鋒模範作用。

  自從三灣村頭大楓樹下迸發出石破天驚的宣告,“支部建在連上”,從未遠離領袖與統帥的目光,從未遠離勝利之師南征北戰的輝煌,從未遠離軍隊一代代官兵的成長。

  每名黨員都成為一面鮮紅的旗幟,每個支部都成為黨旗高高飄揚的戰斗堡壘。“支部建在連上”,作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根本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軍委負責制落到基層、達于士兵,得益于此;部隊集中統一、團結鞏固,得益于此;全軍上下同欲、無往而不勝,得益于此。“支部建在連上”是軍隊起家本錢、看家本領、傳家法寶,須臾不可離,永遠不能丟。

  【同期】習 2017年7月在慶祝中國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時的講話節選

  全軍將士們!你們要堅定不移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南昌起义的时间永遠听黨的話、跟黨走,黨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

  深入學習貫徹習強軍思想,大力弘揚“支部建在連上”光榮傳統,不斷夯實軍隊建設根基,為新時代強軍事業不懈奮斗。

  (撰稿︰賈 永、宋懷金、李敬坡、歐陽亮、耿保彬、梅雲龍、李習文、秦明泉、錢陽)

原文标题:南昌起义的时间《支部建在連上》︰這一制勝法寶的內在機理和實踐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a/shishangpindao/2020/0117/427.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