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珥韩寒现象的作家“韩寒现象”惹争议

国际频道 2020-02-0778未知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最近几年来,韩寒的形象俨然已经成为“公共知识”,在众多热点事件中,总是有他的身影。虽然他基本不接受记者采访,但率却居高不下,而且大多以正面形象出现。然而,5月7日一篇名为《韩寒》的博文引起了对“韩寒现象”反思的开始,与过去不同,这次反思更多是对韩寒的。

  作者麦田称自己了韩寒的博文,并提出了韩寒博客的“2008”这个分水岭:在2008年之前,博客还是“私人习作”范畴;2008年之后,韩寒的博客重心明显转移到“公共话题”,尤其时政话题,“我个人一直比较欣赏韩寒。雪珥当我梳理韩寒全部博客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这个‘一直’,其实恰好也是从2008年开始。至少对我而言,韩寒是因为从2008年开始关注公共话题,才成为现在之韩寒;否则对我来说,韩寒和郭敬明并无高下之分。”麦田写道。

  在文章第二部分,他的主题为“露馅”,在列举韩寒几次博文的观点后,作者认为韩寒的话“不是的,但都是老百姓‘爱听’的”。因此作者得出结论,“韩寒的价值=永远的热点+一流的文字+正确的立场”,但是,“韩寒根本没有思考,他所有的文章都是在迎合大众的情绪”。 许知远:韩寒的胜利,是庸众的胜利

  相比于麦田对韩寒的浅显,知名专栏作家许知远所撰《庸众的胜利》更具力量与高度,他在更深层次韩寒的成功。“此刻的中国,人人都在谈论韩寒。他像是越来越压抑、越来越迷惘的时代的最后救命稻草。上了年纪的知识说他头脑,欢呼他是‘青年’、‘年度人物’,青年人觉得他不仅很酷,还有思想。”

  许知远将韩寒描述为一个聪明的年轻人——“他的文章总是如此浅显直白,没有任何阅读障碍,也不会提到任何你不知道的知识;还有他式的挑衅姿态,显得如此机智,他还熟知挑战的分寸,绝不真正越雷池一步;他也从来不自己内心的焦灼与困惑,很酷。他能把赛车冠军、畅销书作家、叛逆小子和即兴者等多种角色结合,并能在种种面前保持,况且他才二十七岁。人们尤其着迷于最后一点,他在自己全球浏览量第一的博客上,这中的种种愚蠢和不公。”

  许知远的结论则是:“韩寒掀起的迷狂,衬托出这个崛起大国的内在苍白、可悲、浅薄——一个聪明的青年人说出了一些真话,他就让这个时代的神经震颤不已。与其说这是韩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常年居住的历史研究者雪珥认为这很正常:“韩寒现象所承载的种种表现,以及这种表现后头的种种原因,归根到底只有一条:我们的时代的确是不同的,表扬与表扬者、与者,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镜子。这是一股能令人的‘寒流’,它的力量绝对不来自韩寒,而来自你我,在此次中,人们会更地看清韩寒。”

  雪珥认为,韩寒作为一个年轻人,靠说比较有技巧的真话赢得了,而不是靠装出精英状,这是时代的幸运;他并不是这个时代的英雄,也不象征着思想的力量,他只是象征着真实的力量,象征着那个指出的新装的孩子的力量,雪珥尽管涉及了很多词,依然得到了主流的容和默许,这是时代的进步。韩寒对依然表现得不在乎,未作任何回应。雪珥说,这也值得者、尤其以为饭碗者思考。 就算是嫉妒,说得对也要听

  张鸣就认为许知远这篇《庸众的胜利》有太强烈的精英意识,完全韩寒身上体现的,认为只要拥韩,就是庸众。

  闾丘露薇则对麦田的不以为然,雪珥她在微博上写道,“人家就是做好自己,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样简单不行吗?”而麦田针锋相对,称她这个观点相当糊涂,“当一个人成为人物时,怎么还能用他的个人行为作为规避的理由呢?”

  网友“再见”评论许知远的文章称:“为韩寒的最糟糕的理由是他的人是出于‘嫉妒’,就算者是嫉妒,说得对,也要听;这正如就算韩寒的动机是‘商业’,他说的真话也是真话。”

  而在新浪微博上,关于这两篇文章的讨论也甚为热闹,《东方企业家》执行主编魏寒枫说:“我认真看过知远的文章。虽然他评价韩寒成名本质,某种程度也适合他自己;虽然他对韩寒和要求似乎过高;虽然他用‘庸众’一词略显刻薄;甚至虽然他评韩寒可能也有左棠不服曾国藩的情绪嫌疑——但你能否认,你不是一位‘庸众’吗?”

原文标题:雪珥韩寒现象的作家“韩寒现象”惹争议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guojipindao/2020/0207/1011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