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频道被隔离的“邮轮”:有人每小时测体温 有人甲板上见到家

国际频道 2020-02-09194未知admin

  从豪华邮轮钻石公主下船7天后,男子(化名)被确诊感染新冠,此前,谁也不知道,会把新型留在船上。被确诊后,钻石公主于2月3日晚提前返回横滨隔离检疫,2666名旅客和1045名船员被隔离在舱内,而那些有发热症状的人和密切接触者则被采样送检,截至2月8日,日本门采样的273人中,已有人确诊。下一步,检测范围将进一步扩大。

  隔离的日子,有人焦虑得每小时测一次体温,有人在没有窗户的舱中不知日夜,有人调侃船舱如同“高级“,也有人与家人被隔在不同的舱,在甲板上相见时兴奋得戴着口罩跳起了舞······相比起隔离生活的无聊,船上的多数人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也随着确诊人数的增加越发焦虑。

  下船7天后,他被确诊为新冠

  1月20日,钻石公主邮轮从日本横滨启航。这是一艘豪华邮轮,隶属于世界三大邮轮品牌之——公主邮轮,它长290.4米,宽48.2米,高达62.5米,载重11.6万,共有客舱1337间,可以容纳乘客2670位。虽然前一天有点咳嗽,但这并没影响80岁的男子登船,此前,他和两个女儿搭乘飞机到东京,准备在邮轮上度过2020年春节。

  钻石公主不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这座豪华邮轮还有各种娱乐休闲设施。很享受这次旅行,1月23日下午,他曾使用过邮轮上的浴池和男士桑拿浴室。

  1月25日,大年初一,钻石公主邮轮抵达启德码头,和另外132名乘客在此下船登岸,与此同时,黄萍萍(化名)一家七口和400余名乘客登船,开始了他们的新年旅行。他们为此计划了很久,2月4日,轮船抵达横滨后他们还要在日本玩几天再返回中国。

  1月22日,确诊了首例新型感染的——一位从曾到过的内地男性旅客,他在21日乘高铁抵达。黄萍萍从新闻上得知此事,但那是她并没有过多担心,也从来没想过这个病毒会成为这次旅行的主题。“我们准备了一些口罩和消毒水,但只是因为轮船上有很多不同国籍的旅客。”黄萍萍告诉北青报记者。

  黄萍萍一家预订了钻石公主11楼的内舱,这种型没有窗户,要看风景只能到甲板上。按照行程,他们一家从中国出发,途经越南、中国、日本冲绳最后抵达日本横滨港。

  1月31日,在邮轮前往冲绳的时候,黄萍萍从的报道中得知,钻石公主上可能有新型感染者。但在当时的邮轮上,没有人讨论这个问题,除了邮轮严格要求乘客洗完手才能用餐。

  2月1日,成为第14例确诊的新冠患者,他居住在葵涌邨绿葵楼,过往健康状况良好。自1月19日开始咳嗽,1月30日因发烧到明爱医院求医,由此入院接受隔离治疗,随后被转送玛嘉烈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病情稳定。

  他是怎么感染的?根据的回忆,他平时与太太同住,1月10日经罗湖口岸到内地逗留过数小时,1月17日和两个女儿乘HX608由中国前往日本东京,1月20日在横滨登上邮轮,1月25日抵达启德邮轮码头。此外,潜伏期内,他没有到过医疗机构、湿街市或海鲜市场,也没有接触过野生动物。除了其本人,他的家庭均没有相关症状。

  273人送检 人相继确诊

  确诊的消息被报道后,日本门开始正在返航的钻石公主。2月1日,“公主邮轮”决定,船上除了严格执行常规的清洁卫生规程外,还将增加消毒的频次,并暂停接受14天内居住或曾到访过中国内地(不包含中国、中国澳门和中国)的旅客登船;要求来自中国的船员暂缓登船。同时,船上医疗中心申报过呼吸系统相关病症的旅客需接受新型检测。

  旅客们也感到迫近。黄萍萍说,刚开始,邮轮上并没有人讨论病毒,也几乎没有人咳嗽,但2月2日开始,她明显感觉咳嗽的人多了,旅客们也开始纷纷戴上了口罩。3日,船员开始给旅客发口罩,并提醒旅客不要随便离开客舱。日本旅客铃木原(化名)感到,这艘船似乎已经被新冠。

  为检疫需要,钻石公主比预定时间早一日抵达横滨港。3日晚8点半,检疫开始,因为有轻微感冒,黄萍萍的丈夫成了被采样送检的273人中的一个。据公主邮轮介绍,抵港时,钻石公主上有2666名旅客和1045名船员,旅客来自多个国家,其中一半来自日本。

  刚开始,铃木原询问船员什么时候能下船,船员也表示不太清楚,说是需要等日本部门的通知。后来,他就听到船上的通知——没有症状的人需要在船上隔离14天。这是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要求。

  很快,检测结果陆续被公布,和大家想的差不多,感染人数果然上升了。5日,公主邮布了第一批客人和船员的健康检测结果,有10人确诊,其中3人是中国旅客,6日,又新增了10例确诊病例,其中1人是中国旅客。到了第三日,新增确诊人数上升到41例。

  8日,又有3人被确诊,国际频道北青报记者从权威途径获悉,8日确诊感染的3人中,一人为中国女子。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消息,截至 2 月 8 日,钻石公主新型感染的确诊病例共 例。

  对黄萍萍来说,幸运的是,她的丈夫并不在确诊名单中。但“”恐怕仍不是重点,此前检疫采样时,日本方面仅对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的旅客进行采样,8日,旅客们收到船长通知,可能还将继续针对年和密切接触者进行采样检验。

  有人焦虑得每小时测一次体温 有人直言像“高级”

  快速上升的确诊数字让这艘豪华邮轮变成“恐怖邮轮”,焦虑和不安在旅客和船员间蔓延。隔离的这几天,铃木原都在自己舱里,除了上网、和朋友聊天,他还看完了两本随身携带的书。“大多数时候,网络还可以,社交软件发信息没问题,还有船员会每天给我一些数独等游戏作为消遣,但活动空间很有限,我最害怕的是自己的身体出现问题。船员给我们发了温度计,最开始几天,我几乎一小时测一次,现在感觉没那么焦虑了,测的次数也少了一些。”

  铃木原已有3天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舱,2月8日,他才有机会到甲板上透透气。“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很开心。有些人一直在抽烟,因为平时在舱里是不允许抽烟的。”

  船上的多数人和铃木原一样,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黄萍萍告诉北青报记者,她和家人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确信没有被感染,但随着确诊人数的增加,心里越来越焦虑。8日,她看到一对已确诊的夫妇照片出现在新闻中,她不由得心一紧,因为她记得这对夫妇在船上玩猜谜游戏时就坐在她旁边。“今天(8日)又确诊了3个,希望不要再增加了。”黄萍萍在个人社交账发文说。

  因为隔离,旅客们的一日三餐由邮轮上的工作人员送到间。一对来自英国的夫妇在网上分享了送餐过程:工作人员敲下门,开门后他们都站在外面,戴着口罩,把托盘递给你,等一会儿再过来收走空盘子。“有点像。”妻子说,“高档。”她的丈夫补充道。

  甲板上相聚 一家人戴口罩跳起了舞

  三千多人,最小的间仅14平方米,要如何度过这14天的隔离期?为了帮助船上旅客度过隔离期,公主邮轮表示,隔离期间,船上的旅客可以享用免费的网络和电话服务,以便与其家人、朋友保持联系。此外,舱内的电视娱乐系统还增设了电视直播频道和多语种的电影选择,同时,负责船上娱乐活动的船员还将向旅客提供多种适合舱的活动和娱乐。

  被隔离后,也有不少旅客通过在网上晒一日三餐来记录这段“海上隔离之旅”。美国人马修就是其中之一,他和妻子来自萨克拉门托市,1月20日从横滨登船。“8日的午餐是无骨鸡肉、蔬菜和肉汁饭,另外还配有鸡蛋沙拉和饭后甜点巧克力蛋糕。”马修在个人社交账上写道。

  马修说,他很幸运,选择了带有额外的起居室和阳台的套间。而对那些住在内舱的旅客而言,隔离生活则显得更为困难,没有窗户,没有新鲜空气,昼夜难辨。黄萍萍和家人就住在这样的内舱,隔离的这几天,她渐渐失去了时间感,“但这还不是最难捱的。”让黄萍萍最难受的是,因为隔离,一家七口人分散在不同的舱无法见面。7日,内舱的旅客终于得以到甲板上活动,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半小时,大家还是特别兴奋,一家人戴着口罩在甲板上跳起了舞,国际频道“终于可以和家人团聚了,我们特别珍惜。”黄萍萍说,因为要按顺序轮流出来,她并不知道下次到甲板是什么时候。

  从1月20日登船,马修夫妇已经在船上待了近20天,并且还需要再待至少10天。原本,邮轮航行结束后,他和妻子还要去上海玩几天,但因为新冠病毒也只得作罢。在过去的几天中,马修的门无人通过,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尽管如此,他仍显得乐观,他和妻子在舱内看书、看电影,通过网络和朋友们聊天,有时候也远程工作一会儿。“我们不觉得无聊也没有焦虑。”马修告诉北青报记者。

  7日,在非送餐时间,工作人员敲门给他送来了两罐可乐,马修兴奋地在社交上写道,“意外的敲门声,太棒了!”如果说还有些不满意,那就是咖啡供应不足,“在船上我唯一的请求就是多给我点咖啡吧。”

  船员照常工作 担心一天一个口罩不够

  王子新(化名)是钻石公主的船员,她从2019年10月开始就在这艘船上了。作为王子新的闺蜜,也曾是钻石公主船员,朱亚丽看到钻石公主出现的新闻后,不由得担心了起来。“轮船上空间相对密闭,开了空调,空气是流通的,病毒在船上传开是很的。就拿员工来说,员工餐厅在4楼,员工基本都在这里用餐,员工宿舍在4楼以下的甲板,员工通过上下电梯前往工作区域一般也在4楼等电梯,这一层人流量很大,很容易。”

  朱亚丽说,国际频道8日早上,她刚跟闺蜜通过电话,“她目前情况还好,但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只希望她平平安安的,我还要她回来给我当伴娘呢。”

  对于邮轮上的情况,王子新在接受采访时称,在被确诊后,船长就开说了这个消息,但领导并未立即让员工戴口罩。“第一批确诊的10个人里,据我所知就有一名员工,员工密切接触的人应该还是比较多的。我的状况还好,但听说有几个员工发烧了,已经去了医务室。”

  与隔离期间有人送饭上门的旅客不同,船员还得照常上班,继续为旅客提供服务。王子新说,“作为员工,我们并没有被隔离,这也是我比较担心的,因为我们去餐厅吃饭容易,大家行动比较自如,到哪都容易碰到,被感染的风险很大。”

  王子新说,目前船上每天发一个口罩,但看国内报道上4个小时更换一个口罩,她也担心一天戴一个口罩不够。“船上的生活物资还比较充足,希望口罩、手套、消毒酒精、消毒液等防疫物资也能得到保障,防护措施做得更好一点。”

  (北青报记者 戴幼卿 张月朦 屈畅)

  征集采访对象及相关线索:

  如果您在湖北或是其它出现的区域;如果您是医生、、患者、患者家属、或是防护设备生产商;如果您想要将工作或生活经历讲述出来;如果您看到或了解有关应对的相关线索,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愿让大家了解更多信息,一起参与到防疫工作中!记者联系方式(手机微信同,可以先添加微信,加时烦请介绍):

  王天琪:

  郭琳琳:

  张香梅:

  戴幼卿: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Qnews

原文标题:国际频道被隔离的“邮轮”:有人每小时测体温 有人甲板上见到家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guojipindao/2020/0209/1144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