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频道第二轮药品集采:华东医药的痛、原研的狠、唯一一个流标

科技频道 2020-03-26184未知admin

  原标题:第二轮药品集采:华东医药的痛、原研的狠、唯一一个流标品种的背后

  财联社(上海,记者 徐红)讯 ,1月17日,第二批国家药品带量采购在上海完成了招开标。

  联合采购办公室公示结果显示,此次药品集采总共有33个品种参与竞标,最终32个品种招标成功,药品平均降价幅度达到53%,最高降幅93%,预计全国患者可于2020年4月使用上中选药品。

  每一次的集采可以说都会伴随着“意外”,并可从中窥得一些企业的战略思考,这一次也不例外。那么,就让我们来盘点一下这次集采中的有趣看点吧!(上市盘点篇:第二轮药品集采集锦:恒瑞大丰收全中标,中国生物制药、齐鲁等皆有重磅产品失利)

  阿卡波糖:华东医药的痛

  “如果让您做个盘点的话,您觉得这次集采会有哪些事让人印象深刻?”集采结束后,当记者向在场的一些企业提出这个问题时,每个人的第一个回答都会是“阿卡波糖”。

  的确,在这一次的集采竞标中,拜耳阿卡波糖片0.1807元/片的报价了全场。该价格不仅以“第一顺位”的优势中标,同时也将两家国内企业中美华东以及福元PK出局。因为依据集采规则,竞标企业需满足三个条件之一才能获得拟中选资格,而中美华东与福元的报价本身已经高于最高有效申报价的50%,同时也高于拜耳报价的1.8倍,也就是说没有满足任何一个条件。

  换句话解释也就是,即便中美华东与福元的报价已经高于最高有效申报价的50%,如果拜耳的价格没有低至每片2毛钱以下,那么至少福元还是有很大机会以第三顺位的位次中标。

  然而,现实没有“如果”,拜耳就是以这样一个“超低价”将对手打得措手不及,而这也是自集采采用“多家中标”规则后首个原研以“第一顺位”价格(最低价)中标的产品。

  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阿卡波糖销售额为74.3亿元,其中片剂与胶囊剂的占比分别为90.99%与9.01%。阿卡波糖国内市场销售以拜耳为主,占比逾60%,其次是中美华东,占比约30%,绿叶制药占比较小。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拜耳这次抱着必中的决心,以超低价中标的目的或许是为了其市场地位。

  “阿卡波糖片目前在国内主要是拜耳、华东、绿叶3家,阿卡波糖胶囊是绿叶制药的独家剂型,阿卡波糖咀嚼片则是华东医药的独家剂型。科技频道华东医药意图通过咀嚼片替代普通片剂提高市场占有率,以此包抄拜耳,所以现在拜耳也出招包抄了。”对于华东的出局,在17日的集采现场,有不愿具名的集采观察人士这样对记者表示。

  “据我了解,拜耳这次的报价比其在韩国市场的价格都低了非常多,所以感觉中标绝不仅仅只是为了保住原有市场。”他说。

  阿卡波糖片是华东医药(000963.SZ)核心全资子杭州中美华东销售收入最大的化药制剂产品,2018年销售收入预计在25亿元以上。受17日集采落标消息影响,华东医药当天股价跌停。

  “阿卡波糖片是华东的重要品种,现在拜耳将价格打得这么低,加上落标,华东阿卡波糖之后的销量和销售收入势必要打折,更重要的是的现金流可能也要受到影响。对于一个制药企业来说,如果没有足够的现金流支持,后续的研发又怎么持续?所以股价走势说明一切。”上述集采观察人士又补充道。

  对于华东的出局,参与集采的企业人士亦感到惋惜,对方认为,相较绿叶和福元,华东其实更有原料优势,但报价却比这两家都要高,“所以感觉还是对原研拜耳预估不足”。

  “就像上一次集采扩围中,信立泰(002294.SZ)对赛诺菲预估不足导致氯吡格雷竞标失利那样。不然的话,华东这次可以先将报价降到最高有效申报价的50%以下,这样也就能保住中标资格了。”他说。

  所以,永远不要低估任何一个对手,这或许是一些企业能从集采中学到的一课。

  原研的降价:大品种不再是唯一

  在此前集采“4+7”试点和全国扩围中,原研外企已有降低身价开始主动降价夺标的迹象。比如在“4+7”试点中,阿斯利康中标吉非替尼,将齐鲁制药PK出局,还有施贵宝中标福辛普利钠片;在集采全国扩围中,更有赛诺菲以第二序位的价格中标氯吡格雷,将信立泰PK出局的意外,也因此,外企原研在17日集采中的动向成了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上轮集采盘点:最全集采竞标明细:药价较去年平均降25% 齐鲁有钱任性成)

  从这一轮集采的拟中标结果来看,有四个产品的中标企业包括了原研,分别是阿卡波糖(拜耳,第一顺位中标)、白蛋白紫杉醇(新基,第三顺位中标)、莫西沙星(拜耳,科技频道第五顺位中标)以及美洛昔康(勃林格殷格翰,第五顺位中标)。拜耳中标两个产品,特别是在阿卡波糖竞标中的表现,也让成了这一轮集采中“”。

  纵观几轮集采中原研中标的品种,主要还是以大品种为主,比如阿卡波糖国内市场容量在70亿以上,白蛋白紫杉醇接近百亿,吉非替尼也是超30亿大品种,氯吡格雷作为一个传奇药物,其销售自也不用多说...

  不过,相较以上这些品种,福辛普利钠和美洛昔康就只能算小品种了。因此,勃林格殷格翰这次降价中标美洛昔康也让很多人颇感意外。“勃林格殷格翰美洛昔康之前的价格大概是2元/片,但这次一下子降到了差不多0.5元/片,如果他们不中标而去争取除集采市场之外的40%的剩余市场,销售额也不一定很差,所以有点想不通。”有人说。

  “大市场,科技频道加上为了保持原有的市场主导地位,出于这两点考虑,在一些大品种的竞标中,原研的确最有可能对价格作出让步,阿卡波糖和白蛋白紫杉醇就都属于这种情况,两个品种存量市场都很大,并且拜耳和新基目前都占据了较大的市场份额,赛诺菲的氯吡格雷同样如此。”一位资深集采人士如此。

  “不过,这肯定不是绝对,美洛昔康就可算一个小意外,但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因为集采竞标本身就是一件很复杂的事,企业要考虑的也远远不止市场容量,还有产品定位与价值等。”对方补充道。

  这一次参与美洛昔康竞标的企业有扬子江药业、海南先声药业以及勃林格殷格翰这三家。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美洛昔康市场中,扬子江药业市场份额接近25%,是占比最大的一家,其次是江苏亚邦爱普森药业(8%)和海南全星制药(6.75%),而勃林格殷格翰占比不到4%。

  所以,或许,下面这样一段业内人士曾经的点评也能够解释一二勃林格殷格翰的报价动机吧。

  扬子江与美洛昔康:独霸市场的野心落空?

  齐鲁制药是在上一轮集采全国扩围中跑出来的“”,有奥氮平、利培酮、替诺福韦、阿托伐他汀、吉非替尼五个产品参与竞标,最后均以第一序位的价格中标,且价格比第二、三序位的企业都低了不少。

  在这一次的集采中,如前文所说,拜耳绝对是一匹能让人记住的“”。不过,除此之外,扬子江药业这次也算得上是接棒齐鲁的新。

  此次,扬子江药业集团共有头孢氨苄、头孢拉定、格列美脲、美洛昔康、特拉唑嗪、氟康唑五个品种参与集采,虽然两个头孢落标,但剩余四个都中标了,且中标序位都不错,这或许也从一定程度反映出对于几个产品的竞价策略有着较大的差异化。而从美洛昔康以及特拉唑嗪的报价来看,扬子江均以最低价中标,且与第二顺位的中标价有一定距离。

  阿卡波糖的竞标毫无疑问是精彩的,但美洛昔康也不逞多让。如果说勃林格殷格翰将其报价降至集采竞价的50%以下,只是想确保拟中标资格的话,那么扬子江的报价就更猛了。

  “扬子江的报价远远低于限价的一半,这是想通过1.8倍的规则将高价企业排挤出去。”有人说,“如果三家企业最后只能中两家,那么扬子江这么做或许也就是希望中标企业只剩下一家。”

  事实上,企业因为报价既没有在同品种最低“单位可比价”的1.8倍以内,又没有低于(或等于)集采的最小有效申报价的50%,最后可惜出局的还不少,比如阿卡波糖中落标的福元、在他达拉非中落标的齐鲁。

  不过,相较于拜耳和天士力通过1.8倍规则成功减少了中标企业,此次扬子江在美洛昔康竞标中所付出的努力看上去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所以,或许对于扬子江来说,勃林格殷格翰的中标决心也是个意外。

  碳酸氢钠:流标的背后

  此次药品集采共33个品种参与竞标,最后32个品种招标成功,而碳酸氢钠是唯一一个流标品种,该品种参与竞标的企业有远大医药、湖南汉森、福州海药、广州康和四家国内企业。

  对于碳酸氢钠流标的原因,有集采人士认为,主要是各家企业的报价通过差比价换算后均高于集采的0.11元/片的最高有效申报价,因此属于“无效报价”。

  然而,从这次集采企业的整体报价情况来看,“无效报价”并不少见,并且不仅有原研,还有一些本土企业。记者统计发现,除了碳酸氢钠以外,国内企业的无效报价主要集中在头孢氨苄、头孢拉定两个品种。此外,据记者了解,在辛伐他汀的竞标中,海正药业(600276.SH)控股子翰晖制药亦给出了无效报价。

  在头孢氨苄的竞价中,罗欣药业、湖南科伦、石药欧意、扬子江药业均是高于0.11元/粒的无效报价,所以虽然报价企业有5家,最后该品种的中标企业却只有华北制药(600812.SH)一家。

  而在头孢拉定的竞价中,扬子江药业和罗欣药业仍旧是无效报价,不过中标企业也有广东华南药业集团有限、鲁抗医药(600789.SH)、新华制药(000756.SZ)三家。

  不同于此前集采,这一次33个品种的集采引入了新的“限价”规则,即设定了“最高有效申报价”。按照此前联采办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座谈会会议纪要,此次集采采取2019年省级平台通过一致性评价品种的通用名全国最低价作为限价。

  对于“限价”的感受,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的态度亦不尽相同,有的表示“没问题”,但有的企业却反应强烈,认为给了企业巨大的压力。而从这次集采的结果来看,限价对于企业的压力似乎的确有所区别,特别是在部分品种上。

  “企业报了无效报价大概就是因为做不出有效申报价,不同企业的药品生产成本还是很不同的,打个比方,规模大采购量大的企业首先原料成本就要便宜很多。另外,有些价格可以说是历史价格,但现在各方面成本都在增加,再加上通货膨胀,以前能做出来的价格现在就很难做出来。”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不过,对于设定“限价”的初衷,集采试点办、联采办自有他们的考量。试点办、联采办负责人17日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集采需要“复活”低价。从历史采购数据来看,部分生产成本不高、竞争充分的药品原来价格水平就很低,但由于流通模式原因,低价药反而难以打开市场,被高价药“逆淘汰”,患者难以低价买到药品。比如解热镇痛药对乙酰氨基酚,历史数据显示有企业以0.02元/片的价格销售,但是低价药并未成为主流,此次拟中选价格为0.03~0.07元/片,促进了低价药稳定供应。另外,此次拟中选的甲硝唑、阿莫西林也是类似情况。开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以后,通过带量采购、确保使用,企业不再需要进行销售,既有降低虚高药价的作用,也有将一批低价药“复活”后重新送到患者手中的功能,这也是回归国际惯例。

  与此同时,集采试点办、联采办还强调称,据相关部门对一百多种常用药的审计调查,药品销售价格平均为药品生产成本的17~18倍左右,生产成本只占药品价格中极低的比例。此次集中采购中选药品价格大幅下降,挤出的是以往在流通领域存在的不合理水分,而不是生产成本,也不影响药品质量水平。

  而当被问及成为头孢氨苄唯一有效申报价及中标企业的感受时,华北制药相关人士则对记者表示,有头孢氨苄原料药优势,“所以感觉还好”。

  “而与此前集采相比,我觉得这次企业的报价总体也更趋于,首先国内企业不再逞强把价格往低了压。另一方面,原研也不再高高在上,该降价的时候也会让步。”该人士如此总结他对17日集采的最大感受。

原文标题:科技频道第二轮药品集采:华东医药的痛、原研的狠、唯一一个流标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kejipindao/2020/0326/3210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