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与川航3U8633事故相似的史上“英航5390事故”

旅游频道 2020-02-0488未知admin

  5月14日,川航由重庆飞往的3U8633,在四川空域飞行时,驾驶舱右侧玻璃突然破裂,驾驶舱瞬间失压,舱内气温降到零下40多度……万米高空,机组副驾驶徐瑞辰几乎整个身子被“吸”出舱外,大批量的自动化飞行设备失灵,机组紧急向控制台发出了紧急求助。

  万分紧急关头,该机长刘传健,在自动化设备失灵的情况下,依靠自己20多年的飞行经验,手动操作,成功让飞机安全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了飞机上119名乘客和9位机组人员的生命,整个降落过程仅仅用了20分钟。

  据传当时降落地面的时候,机长刘传建,几乎冻僵,紧急送往医院进行救治,所幸后来没有大碍。此次事故引起了的极大关注,事后机长刘传建接受采访时候,屡次提到了英航5390事故,他觉得两次事故很像,而这位机长平时也很关注史上的特殊事故,从职业的角度,怎么样去规避或者紧急情况下如何应对类似的突况。那么这次川航3U8633事件与英航5390事故到底有多像呢?英航5390事故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就跟随小编回顾一下那次事故的经过吧。

  1990年6月10日,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日,英国5390班机由国际机场前往西班牙马略卡。当天的5390上载着91名乘客和4名空乘工作人员,这架飞机上的所有乘客和机组人员都以为再过三小时后,飞机就会平安抵达目的地。

  机长蒂姆·兰开斯特已经非常熟悉这架飞机了,对于航线也常熟悉的。但是副驾驶艾奇森却是第一次跟这个机组合作,飞机的起飞程序是艾奇森来完成的,然后飞机到达预定高度以后,机长兰开斯特负责往后航段。

  可能是因为对飞机和航线太过熟悉,所以有些松懈,这两位机长先后都松开了安全肩带,机长兰开斯特甚至还松开了腰带。

  当飞机爬升到17,300英尺的高度,位于郡迪考特市上空,此时机组人员已经开始准备为大家送餐了,时间是7点33分。毫无预兆的,驾驶室砰的一声巨响,机身立刻高空失压,驾驶室左方的挡风玻璃突然飞脱,机长兰开斯特因为没有任何安全防范,首先被气流从座位卷出舱外,腿被缠在控制盘上,整个大半个身体都悬在半空。

  祸不单行,驾驶室门也被强大的气流冲破,还挡住了无线电控制台,卡住了油门,导致飞机急速下降。客舱里面的杂物统统都被吸到驾驶室。这时,空乘人员立刻上前抓住了兰开斯特的腰带,另外的空乘人员赶紧安慰受惊吓的乘客,并尽快机舱残局,机长此时上半身在舱外,温度极低、空气稀薄,而且在时速500英里的速度下,逐渐失去了意识……当时的场面非常混乱,舱内乘客撕心裂肺的呼救、机长未卜,大家都处于非常巨大的恐慌之中。

  所幸的是副驾驶艾奇森还在座椅上,他没有被气流卷走,他当机立断,不得不顶着560千米的风速尽最大努力控制着摇摇欲坠的飞机。其实艾奇森没有全完架势飞机的经验,但是此时他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以自己的全部之力来控制飞机,舱内的氧气越来越稀薄了,艾奇森并没有降低飞机的速度,反而让飞机飞速下降,尽快脱离高空缺氧地区。

  机舱内部工作人员休·普林斯大喊,让所有人采取防撞措施,乘客们立刻缩身抱头,蜷在座椅上。大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正在帮乘客做好飞机可能紧急迫降的准备。

  此时跌在角落里的乘务员奈格尔·奥格登注意到,机长正渐渐被吸出机舱。奈格尔猛一纵身跳了起来,蹿了过去,用一只脚绊住了机长的脚,以他向外滑动,再用另一只脚别住座位的一侧,用双臂紧紧抱住蒂姆的大腿。若不是奈格尔及时赶到,机长蒂姆有可能就被吸出去了。

  乘务长约翰见抓着机长的奈格尔显得非常吃力,忽然想起在驾驶舱后面的舱壁上有一把备用椅,是专为视察飞行的人员使用的。他如果能让胳膊穿过备用椅上的安全带,就可以抓牢他们两个了,至少有了—个支撑点。约翰立即过去和奈格尔—起紧紧抓住机长。

  飞机仅用了两分半钟就下降到了3400米。随着机身的不断下滑,飞行速度也慢慢降到了每小时270千米,飞行状态也变得平稳一些。此时的机长已经不在驾驶舱顶部了,他滑到了侧面,已经完全,上半身的衣服已经没有了,脸上还有手臂上都有血迹,所有的人都以为机长已经殉职了,但仍然没有放弃他,仍旧死死的抓住了他。

  艾奇森把飞机控制的在了3400米的高度,努力让飞机驶向了希斯罗机场附近,不断的向地面发出求救,终于在失联了7分钟之后第一次收到了空中交管员的声音。

  艾奇森听后大吃一惊,他从来没有去过南安普敦,那里就如同另一个世界。他对盖特威客机场比较熟悉,因为以前曾多次飞往那里,能不能安排降落在盖特威客呢?

  他询问地面控制中心,可是没有回音。他心里明白,南安普敦机场肯定离自己更近,那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他看了看还悬在窗外人事不省的机长,看了看被狂风吹得极度凌乱的驾驶舱,他咬了咬牙,痛下决心。

  这时候,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从无线电呼叫器中传了出来。“英航5390,早上好。”

  这是南安普敦指挥塔台的交通管制员克里斯·朗德尔的声音,这是一名经验十分丰富的空中交通管制员。他听到了英航遇险飞机的呼叫,并通过对雷达的得知,这架飞机此刻正在南安普敦机场以东25千米的地方。他与艾奇森进行联络,请他保持镇定。

  此时飞机上已经能够与地面克里斯·朗德尔进行通话交流,艾奇森汇报了飞机上的大体情况,克里斯不敢怠慢,立即与救援中心取得联系,请他们紧急赶赴机场待命。随即向驾驶员了解飞机现在的高度,以便为它清理出一片空域,好让飞机安全降落。

  因为艾奇森对南安普敦机场的完全陌生,不了解跑道的长短等等各种问题,也许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

  他询问空管员南安普敦机场的跑道长度是否适合1—11。克里斯回答适合。仍不放心的艾奇森又问跑道长度能不能达到2500米。克里斯回答没有那么长,最长只有1800米。

  在降落过程中艾奇森不断与空管员沟通降落的可能发生的一些因素,在确认无误后,当天上午8点55分,英航5390完美地降落在南安普敦机场。

  这次事故虽然过程非常惊险,但是无一人遇难,机长蒂姆没有死,奇迹般的生还了。

  事故调查员发现,该飞机于出事前27小时曾被更换挡风玻璃,而且由维修主管确认。但90颗挡风玻璃固定螺丝钉中的84颗的直径比设计规格细0.026英寸,而其余的6颗的长度则比设计规格短0.1英寸。

  调查员发现维修者在更换挡风玻璃的时候也换了螺丝钉,旧的螺丝钉偏短,但仍然能够固定而且四年来没有出问题。维修者没有参考飞机的维修手册使用标准的螺丝,而是按照“使用相同螺丝”的原则直接去材料室找螺丝,用和旧螺丝比较,中他找到了错误的更细的螺丝。而且维修时的工作台不够高,使他未能察觉螺丝不合适。飞机升到高空后,机舱内外的气压差很大,螺丝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导致挡风玻璃脱落。

  我们不知,这一次川航的事故究竟是因为什么,但就像英航此次事故一样,不过一根小小的螺丝钉,飞到高空之后,就能使整架飞机的人丧命。不管是艾奇森还是这次川航的机长刘传健,他们都是空中英雄,但我们更希望的是——飞行零事故!致敬这些空中英雄。

  :《空中》纪录片;《高空失控》桥文化传媒编译;《全球飞行事故案例》肖凌;《全球重大谜团调查从第一个黑匣子到MH370》万中义。

原文标题:揭秘:与川航3U8633事故相似的史上“英航5390事故”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lvyoupindao/2020/0204/901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