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山谭道兵有人不听话手指插竹签……通山首例涉黑案今日一审宣判

旅游频道 2020-02-1599未知admin

  “谭道兵等14人犯组织领导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罪、寻衅滋事罪、罪、交易罪、开设赌场罪、非法侵入他人罪、妨害公务罪、窝藏罪等十罪,谭道兵被判23年,人被判2年至20年不等。”

  今日(27日)上午,通山首例涉黑案在通山县一审公开宣判,十条揭露了这个多端的犯罪团伙。

  2018年5月17日,通山县局“110”接警台接报案称,有人被砍伤,现在医院抢救。

  警情就是命令,通山警方立即指令出警处置。经调查,人许某勇身体腹部、等多处被利器捅伤,伤情严重。据人家属介绍,嫌疑人徐某值、陈某等向人讨要赌场“放码”钱不成后,用匕首将人刺伤。

  鉴于案情重大,通山警方随即成立“5.17”专案组,对徐某值、陈某等人违法犯罪案件进行查处。调查获悉,徐某值、陈某等犯罪嫌疑人曾经有过多次违法犯罪记录,在其背后,始终有一个幕后参与其中。经进一步查询,这个神秘人物浮出水面。

  谭道兵,男,现年40岁,通山通羊人,是一名刑满人员,斑斑,被机关打击处理过多次,在群众眼里,他是一个手辣、。

  案发时间,通山谭道兵正值通山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如荼开展之际,竟然有人敢如此犯案、顶风作案。通山警方决定将谭道兵列入警方重要视线,开展缜密侦查。

  鉴于警方威慑,5月25日,犯罪嫌疑人陈某到通山警方投案自首;7月19日,通过,犯罪嫌疑人徐某值被在一小区居民楼内抓获。而主犯谭道兵则迟迟没有归案,狡猾奸诈的他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警方制定了多次行动都让其逃脱。

  8月12日,终于迎来转机,侦查李运兵等在谭道兵居住地周边蹲守时,看到谭道兵开车进了通山县城某小区一厅内。随后,所有蹲守迅速合围,在一包内成功将其控制抓获。主犯被抓获,侦查信心十足,进一步加大侦查手段,一鼓作气将剩余的谭某巧、朱某、夏某等十多名嫌疑人先后一一归案。

  经认真梳理,抽丝剥茧,侦查发现,这起个案背后还隐藏着很多隐案、积案,而这一系列的案件均由谭道兵、徐某值等人组织实施。至此,以谭道兵等为首的涉黑团伙,实施交易、开设赌场、故意、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一系列犯为露出水面。

  据介绍, 该团伙有组织领导者、有、有账务管理人员、有专职的司机和小弟马仔,是一个组织严密、管理严格、人员众多的犯罪团伙。

  团伙“老大”谭道兵、徐某值等,严格要求下属要听“老大”的话,每年“老大”过生日都要求所有团伙到场祝寿,并行礼。

  该团伙都必须纹身,团伙做喜事时,所有都必须穿服装参加,在某涛、夏某结婚时,谭道兵俨然一副黑老大的派头,带着所有,以伴郎身份到场参加婚礼。

  所有团伙打架要事先汇报,打架要齐心,一定要打赢。2017年,团伙叶某因和他人打架没有事先报告,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徐某值对其进行,要求叶某将竹签插入自己的指甲中,叶舟疼得 “嗷嗷”大叫。则在场观看,受到强烈,通山谭道兵吓出一身冷汗。

  “他们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为团伙发放工资、福利,提供食宿,为受伤的团伙付医药费、出钱平息,并购买了防刺背心、砍刀等作案工具。”介绍说,每次该团伙有违法犯罪活动被机关查处时,谭道兵、徐某值便安排手下主动投案承揽责任,决不能交代同伙,使逃避法律责任。

  2016年6月,徐某值在故意、重伤他人一案中,谭道兵带徐某值投案,并要求向供述交代为其一人所为,隐瞒包庇;在2018年“5.17”专案中,谭道兵安排陈某一人投案顶罪,使徐某值逃避了处罚。如果有人了团伙,则对其进行。

  警方查明,2010年以来,谭道兵带徐某值、汪某、左某等嫌疑人在赌场赌博、放码,每次均发给每个看场人员“看场费”,为赌场“抽水”的团伙每月发工资;为团伙在宾馆开集中住宿或租给团伙小弟集中居住,并负责日常开支。如团伙在参加各类犯罪活动过程害对方的,谭道兵、谭某巧、徐某值出面调解、理赔,处置善后事宜,笼络团伙。

  谭道兵等人通过实施手段,开设赌场、“放码”获取利益,形成一定区域内的非法控制,牟取暴利达数百万元。

  2006年以来,谭道兵伙弟谭某巧,在通山新城区老水厂开设“天元网吧”及游戏机室,完成了最初的资金积累。2010年,谭道兵见赌博游戏机“来钱快”,为了控制通山新城水厂一带的赌博游戏机和地下赌场,谭道兵等人要求正常营业的王某将游戏机室转让给他。在其不答应转让情况下,便多次安排手下到游戏机室进行找碴,在深夜蒙面砸毁其游戏机,或者占着机位不让别的顾客玩,或以输钱为由要求退钱等手段影响生意。

  为了王某,谭道兵在王某前,做起了围墙不让王某的车辆进出,并对王某家人随意进行、,致使王某游戏机室无法经营,身心受到严重,不得不将门店以低价转让谭道兵。

  2015年,孙某勇(另案处理)刚到竹林焦开设赌场,谭道兵得知立即出面。之后,徐某值带了几个小弟找到孙某勇,孙害怕只得离开。

  2012年初,谭道兵等以“押九点”方式,在新城区竹林焦开设赌场,安排徐某、徐某值、朱某等团伙负责该赌场管理,进行抽水、望风、维持秩序,并发放工资和费用。赌场每天聚赌人数达二、三十人,每天抽水盈利少则六、七百元,多则上千元。同年11月,谭道兵等在鑫达建材租一门店开设赌博游戏机室,先后购置了多台,安排小弟为其看店,每天赌场非法获利2000元以上。

  2017年4月,徐唐值等在新城区小区、银海大酒店等处开设赌场,从中抽水和放码牟利。人许某和先后向徐某值借码7万元而无钱,通山谭道兵徐某值便强势其父母帮其还清债务。同年8月份,许某和又在赌博时再次向徐某值借码9万元,又输精光。因无力又害怕徐唐值逼债,外出不敢回家。徐某值等便来到许君和家,其家人还钱,安排手下小弟多次到其家中滋扰生活,并其家人,代为还债,严重其一家人正常生活。

  多年来,谭道兵凭借跋扈、斗狠的性格,通山城区,多次聚众斗殴,严重了、经济秩序。

  2011年12月,人王兵兵(化名)带朋友在谭道兵开设在月亮湾的厅消费,在致电谭要求时遭拒,王兵兵身边的一个朋友随口一句玩笑话惹怒了谭道兵。当即召集团伙徐某值、左某等十多人持杀鱼叉赶至厅,围住王兵兵等人,对其,并对方认错。

  2016年11月5日,谭道兵、徐某值等到横石赌场赌博,与当地人陈某生(另案处理)发生口角,徐某值上前对其进行呵斥,并小弟用匕首将陈刺伤后驾车离开赌场。

  陈某生被刺后,电话邀约人在横石街口红绿灯处,对谭道兵等进行堵截。谭道兵便电话通知召集人手增援。手下小弟左某迅速组织手下小弟二、三十人,乘坐十多辆汽车,手持砍刀、杀鱼叉等器械,赶到现场,准备斗殴。所幸陈某生在他人的劝解下,把堵的人撤走,才不至于发生大的群体性械斗。

  2017年3月,人徐某骥因与手下小弟发生矛盾,谭道兵、徐某值等为给小弟人,带多名团伙包围人,对其用脚踩、用刀砍,全然不听他人解劝。即使赶到现场处置,谭道兵等人的跋扈仍无

  “他们,在每次实施犯为后,均采取、谈判等手段来进行协调善后,使大多数人接受赔偿,私下了结,不敢报案,逃脱法律制裁。”者李某介绍,他被谭道兵无故打伤后,最后在谭的之下只好自认倒霉,且向其赔偿1.6万元钱了结此事。

  人胡某也同样的,被打伤不敢自己的权益,只得对处警谎称伤情是自己撞伤。

  “谭道兵等人的可谓,还有很多者担心被报复,不敢声张,选择了沉默。”说,“从来不会缺席,所以犯罪都会收到法律制裁。”

原文标题:通山谭道兵有人不听话手指插竹签……通山首例涉黑案今日一审宣判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lvyoupindao/2020/0215/13839.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