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为明初“南北榜案”的南榜状元他是被朱元璋处死了吗?

旅游频道 2020-02-1652未知admin

  先纠正一下,陈安“安”字的正确写法为“安阝”,因为标题不允许出现不成字的部首“阝”,所以写成“安”。

  陈安阝是明初“南北榜案”中的南榜状元。很多人都说,他只做了二十几天状元就被车裂而死了。

  线年,蒙古人攻灭金朝后,曾开了一次“科举”,但者觉得科举选取出来的人并不适合自己使用,于是停考了。这一停就停了近80年。他们即便已经拿下了南宋,也不肯继承的科举传统。

  《元史选举志》记载:“贡举法废,士无入仕之阶,或习刀笔以为吏胥,或执仆役以事官僚,或作技巧贩鬻以为工匠商贾。”

  到了1313年,即元仁时代,元仁才决定恢复科举,但元朝已经是日薄西山了。

  但经历几次之后,他感受到了当年忽必烈的失落,也产生了“科举虚诞,朕所不取”的慨叹,于洪武六年宣布停止科举,实行察举。

  察举制是西、东两汉的选官制度,比科举制弊端更多,朱元璋此举,是在开历史倒车。

  但到了洪武三十年(1397)的丁丑科,出现了奇怪的一幕:二月会试,录取出来的五十一名进士,全是清一色的南方人,其中陈安阝为第一名﹑尹昌隆为第二名,刘仕谔为第三名。

  六天之后,会试落第的北方举人上疏,跑到明朝礼部,告考官刘三吾﹑白信蹈偏私南方人,动静闹得很大,汹汹。

  他以侍读张信﹑侍讲戴彝﹑右赞善王俊华等十二人组建成“调查小组”,让他们深入查个水落石出。

  他们于四月末呈上调查结论:考官公平,所录取51人皆是凭才学录取,无任何问题。

  朱元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于五月初下诏,指斥本次科举的主考刘三吾和副主考白蹈信等人为“蓝玉余党”,还旧事重提,说刘三吾十多年前曾为胡惟庸,指定刘三吾为“反贼”,结果涉案诸官员皆被,刘三吾被发配西北,白信蹈、张信则被处斩。

  为了平息北方学子的怒火,该年六月,朱元璋亲自策问,钦点韩克忠为状元﹑王恕为榜眼,焦胜为探花,所录六十一人全是清一色的北方人。

  由于朱元璋在第二年死去,来不及将按地域调配进士名额的想为制度。但到了明仁洪熙二年(1425),内阁大学士杨士奇制定办法,卷子照样弥封誊录,但注明“南”、“北”字样,分配名额是“南六十,北四十”。清承明制,始终执行了南北分省取士的制度。直到今天,在高考招生中,各学校仍在效仿按地区分配录取名额的作法。

  那么,南榜状元陈安阝是否成为朱元璋平息北方士子怒火的替罪羔羊,才做状元二十几天就被车裂而死了呢?

  《明史志第四十六选举二初制》的确有记载“悉诛信蹈及信、安阝等,戍三吾于边”之语。

  想想看,朱元璋既然是在使用“搞平衡”法,那么就应该是南榜所录的五十一名进士也要,北榜所录的六十一名进士也要,而不是为了平息北方士子的怨气,就矫枉过正,把南榜所录的五十一名进士咔嚓咔嚓全部斩头,另外再录北榜六十一名进士,他这么做,难道不怕南方士子也吗?不怕按下葫芦浮起瓢吗?

  书中有记:“是年状元福建陈安阝。太祖以一榜皆南人,覆试得克忠以下皆北人。故陈安阝无传。”

  另一明人王世贞在《皇明异典述》的《一岁两状元》篇也提到此事,说“洪武丁丑廷试,赐陈安阝、刘锷、尹昌隆及第。后以举人诉,复试,复取韩克忠、王恕、焦胜及第。凡二榜两状元,而二公官俱不显”。

  这里说的是,因为该科考试结果存疑、有争议,则南榜状元陈安阝和北榜状元韩克忠都得不到重用,不高,仅此而已。

  同书《首甲不授翰林》篇则说:“丁丑,状元陈安阝、第三人刘锷戍谪,补鸿胪寺司宾署丞,尹昌隆授礼部主事。以人言考官私南人故也。”即第一名陈安阝、第三名刘锷遭到降职,补鸿胪寺司宾署丞的缺,第二名尹昌隆授礼部主事。

原文标题:陈安为明初“南北榜案”的南榜状元他是被朱元璋处死了吗?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lvyoupindao/2020/0216/1473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