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武|人物画的精髓就这俩字

汽车频道 2020-01-22166未知admin

  1963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78年调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分会从事专

  主要作品有:《平型关大捷》、《悼红轩主像》、《壮怀激烈》、《黄陵古柏》、《白石山翁》、《沈括》、《生当作人杰》、《曹雪芹》、《屈原》、《石钟山记意》、《春颂》等。

  王子武对艺术界有个观点:留得生前身后名。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名扬中华,所画齐白石黄宾虹像、矿工、渔夫、少女、教师等等,震撼整个中国美术界。已故水墨人物画巨匠蒋兆和就曾说:人物画要看王子武,他已超我。著名画家黄永玉也用二字表达了看到王子武的作品《曹雪芹像》时的感受。

  他身上有陕西人的执拗劲儿,但表现出来的却是对、对他人的谅解与领会,只要任何事情不干扰到他或少干扰到他,先生给人的感觉是他连多看一眼都不会,更不会发表议论。他不会逢场作戏,不会有意配合任何人组织的活动,他常常被请到一些场合,如请他讲话,能讲就讲,如无话可说,就对着大家老老实实地说:“我不懂,我不会讲。”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

  有时候在一些书画展览上与王子武相遇,我们熟悉他的朋友就都会跟着他看,等着主人向他请教:“王老师您给我指点指点。”王子武往往半晌不吭声,有些书画家等不及了,就算了。若再追问,王子武像是面对一件很难的事情一样,慢慢地、声音低低地、迟滞地说:“好!好!……好!”他地道的陕言,连我听上去都不知道是在打“哈哈”,还是在说“好”。

  有的书画家穷追不舍,非要王子武具体地说说,我曾经听先生对一个书画家说:“好!你……你这还是有办法。”再无二话。画家黄永玉先生,为人浪漫豪迈,来深圳办展览,黄老一直喜爱王子武先生,展览开幕请王先生到场,听说还当场给王子武挥毫画了大画。记者采访他,请他发表几句看法,王子武缓缓答道:“我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评论的。”以下无话。

  我的理解,倒不是王子武言辞吝啬,是他对人对事有通透的理解。艺术纯粹是个人的事,艺术家对人的意见未必就真能听进去。自己不到的,别人说也没有用,自己能到的,就无须他人说了。因此,王子武先生不愿意浪费话语,更不愿意说假话,也不愿意给人表演,就常常选择的表达方式。

  执拗的性格就是懂得、坚守的性格,有与生俱来的定力。一个艺术家、一个读书人,只有有定力才能说得上有动力,只有懂得坚守才能懂得进步。王子武的艺术就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的坚守。他的坚守和执拗,不是、死板的、被动的守候,而是的与守护。

  回望20多年来的中国美术界,各种潮流和表演花样儿层出不穷,王子武丝毫不为所动,像农民对土地的感情、羊群对牧草的感情一样,自自然然地坚守着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精髓,“抱一为天下式”。

  对王子武先生来说,坚守、、寂寞、冷清等等都不是问题,更不是难以受的、需要的、需要满怀怨愤的、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问题。相反,恰恰是他生活和艺术的乐趣。

  王子武长于写生人物肖像,其创作的历史人物弱化了写实性的塑造,强化了写意性的表现,艺术语言已臻纯化之境。王子武消化了蒋兆和的艺术语言,朝着“我自为我,自有我在”的境界奔去。

  正如他那有些歪斜的、瘦削的、写得很慢的行书那样,他以节奏连绵不断、行笔却有些枯涩的线描营造了自己的绘画语境,有时又以氛围的烘托,深化人物质感和内心世界的表现。这实际上又得益于他在花鸟,山水方面下的苦功。

  尤的花鸟画,纵肆其势,迟留其笔,变化其墨,不就古人某家某派。如果寻其来龙去脉,或可说是来自黄土高原的长安画派独造的雄风对他的濡染和。

原文标题:王子武|人物画的精髓就这俩字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qichepindao/2020/0122/3238.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