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作品完整权侵害作品完整权的判断标准

汽车频道 2020-02-12109未知admin

  李扬,深圳大学院 深圳 518060; 许清,北海道大学研究科,日本 札幌 0600908 李扬(1968- ),男,湖南隆回人,深圳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 许清(1986- ),男,湖山人,北海道大学研究科博士研究生。

  《法律科学(西北大学学报)》(西安)2015年第20151期第128-137页

  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在判断是否侵害作品完整权时,存在主观和客观双断标准,因而造成司法不的现象,这亟需《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标准。然而,《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草案送审稿第13条第2款第3项除了将现行著作权法关于修改权和作品完整权的进行简单合并外,并无任何作为。虽然日本有关作品完整权的立法构造采取了严格主观标准,但从日本的学说和判例已经出现超越严格主观标准的种种迹象来看,并不值得我国借鉴。综合考量《公约》及世界多数国家和地区著作权法关于作品完整权的水准以及著作权和作品利用之间的利益平衡,我国宜采客观判断标准,以客观上损害作者声誉为侵害作品完整权的要件。

  作品完整权是著作人格权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对其采何种水平和侵权判断标准,对于正确处理作者著作人格权和作品利用之间的关系意义重大。遗憾的是,该问题虽然是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中十分重要的问题之一,保护作品完整权却并未引起我国学者和立法者足够的重视,这对完善我国著作权法作品完整权的立法十分不利。本文在比较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次修订送审稿和《公约》、英国等国家著作权法在作品完整权侵权判断标准差异的基础上,得出结论认为,我国只能采取水准较低能够促进作品和利用的客观判断标准。本文的最终目的在于,就侵害作品完整权的判断标准提出具体修法,以期对我国关于这一问题的理论与实践提升有所参考,特别是对《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在这一问题上的完善有所裨益。

  从现有的案例来看,我国在现行著作权法体系下如何判断侵害作品完整权存在两种不同的做法,呈现出司法不和混乱的局面。一种做法是,认为只要作者意思对作品进行了改变,不管客观上是否损害了作者声誉,即构成侵害作品完整权。这种做法实质上是将“作者意思对作品进行修改”或者“未经同意对作品的修改”等同于“、”作品行为本身。本文将这种标准称之为“主观标准”。另一种做法是,认为只有对作品的“、”客观上损害了作者声誉时才有可能侵害作品完整权。本文将这种标准称之为“客观标准”。

  一部分将“作者意思”理解为“作者不希望对作品进行改变的意思”。按照这种理解,只要行为人未经作者同意对作品本身进行了改变,不管客观上是否损害作者声誉,其行为就侵害了作者的作品完整权。本文将此种观点称之为“严格主观标准”。比如,在张敏耀与长江日、一心营销有限责任、鹦鹉置业有限案二审中,认为“不论作品以什么形式发表,对作品本身的修改需经著作权人同意。本案中长江日授权一心对张敏耀作品的修改是显而易见的,保护作品完整权且该修改未取得著作权人张敏耀的同意,应当认定长江日了张敏耀作品完整权”①。同样,在陈幸福玩具设计中心诉上海声像出版社、文化传媒()有限著作权案一审中,仅仅基于“被告未经原告陈幸福中心许可……且有1幅涉案陈幸福兔形象被裁剪了约一半”,就认定被告侵害了原告的作品完整权②。在这种理解的前提下,有些常常不对修改权与作品完整权进行区分,认为被告侵害了修改权也就当然地侵害了作品完整权。比如,在谢艾香诉林松阳等著作权案一审中,在否定了涉案作品属于合作作品进而否定了被告合作作者地位的基础上,判决“被告林松阳未经作者及其继承人的许可,擅改该剧本的内容和名称,了地的作品修改权和作品完整权”③。

  而另一部分则将“作者的意思”理解为“作者在作品中表达的原意”。按照这种理解,只要行为人未经作者同意对其作品进行了作者原意的改变,不管客观上是否损害作者声誉,其行为就侵害了作者的作品完整权。本文将此种观点称之为“相对主观标准”。比如,在羊城晚与胡跃华著作权侵权案二审中,认为,“判明是否作品完整权,则应当从作品的创作背景、作品的内容等方面进行审查,即应当查明被控侵权作品在整体和细节上究竟是否为作者的陈述,其作品是否受到或。但作者的声誉是否受损并不是作品完整权侵权成立的条件,作者的声誉是否受损仅是判断侵权情节轻重的因素”。在此基础上判示,“羊城晚·新闻周刊社刊登《女文》时,虽然没有对胡跃华人格或感情进行曲解和,客观上表现为对作品内容的改动,但对该作品创作背景、内容及在整体和细节上了胡跃华真实思想表达,从而在整体上了其作品的表现形式,是对《女文》作品完整性的”④。同样,在朱桂庭与青岛市楹联学会著作权案二审中,认为,“只要青岛市楹联学会发现应征对联所写之字存在模糊不清、难以辨认现象时,即应认真核对且确保无误,而不应简单推测,否则若擅自改动作者作品,作者原意,即构成对著作权人作品完整权的,应负相应的法律责任”⑤。在这种理解的前提下,有的明确根据“主观标准”的两种理解对修改权和作品完整权进行了区分,将修改权控制的行为理解为“作者不希望对作品进行改变的意思”对作品进行的改变,将作品完整权控制的行为理解为“作者在作品中表达的原意”对作品进行的改变。比如,在林岫与东方英杰图文设计制作有限、国际网络(上海)有限分案二审中,认为,“在创作时,为作者所考虑的书法字置的排列、字间大小、对应比例的选择及章法布局均是影响书法美观、效果的决定因素。作者对其作品施以的不同笔墨技巧和章法布局所最终体现出的艺术效果均是该作品的独创性之所在。现被告未征得作者许可,擅自改变涉案作品的字间比例和相对的行为,构成对原告的作品修改权的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该行为所带来的客观后果了林岫作品的整体完美与和谐,了作者在创作之初所要表达的作品美感与追求,亦了作者的意愿,最终了原告对其作品享有的作品完整权”⑥。

  与上述采主观标准判决相对,有的基于现行法对修改权与作品完整权分别的构造,从客观上是否造成作者声誉受损的角度对“、”进行了解释,进而判断是否侵害了作品完整权。比如,在沈家和诉出版社出版合同及修改权、作品完整权案一审中,首先认定原告授予了被告对作品进行修改的,即“根据合同约定,为使作品达到出版要求,沈家和同意出版社对3本书进行必要的修改、删节。这表明,沈家和通过签订合同,已经将自己作品的修改权授予出版社,即出版社有权根据出版的需要,对沈家和的作品进行必要的修改和删节,但最终定稿应由沈家和签字认可”。但进而认为,即使授予修改权,若被告对作品的改变造成了原告声誉的下降,则仍侵害作品完整权,即“《闺梦》一书存在着严重质量问题,该书在上公行后,必然使作为该书作者的原告沈家和的评价有所降低,声誉受到影响。故被告出版社出版发行有严重质量问题的《闺梦》一书,不仅构成违约,同时侵害了沈家和所享有的作品完整权”⑦。显然,这种解释是基于现行法体系下对修改权和作品完整权的二元化理解做出的,但该判决中对于“、”的客观化判断值得肯定。此外,在秀与中国大学出版社著作权案再审中,最高也曾就作品完整权作出过判示。最高认为,“即使认定大学出版社更改书名及相应的内容未经秀同意,但由于大学出版社没有、秀作品,故秀认为大学出版社其作品完整权不能成立”⑧。虽然最高并没有对“、”的含义进行具体解释⑨,但从其表述中明显可以看出,其倾向于将作品完整权控制的“、”行为理解为客观上导致作者声誉或者作品声誉受损害的行为,而不仅仅是“未经作者同意的修改”行为⑩。

  从对上述有关侵害作品完整权的案例进行的简单梳理可以看出,当前我国司法实践中对于如何判断作品完整权并没有一致的态度,局面较为混乱。一方面,有不少采严格主观标准直接将“、”等同于未经作者同意对作品的修改,将侵害修改权的行为也当然地视为侵害作品完整权行为,从而在被告未经许可对原告作品进行修改时直接认定其侵害修改权和作品完整权。另一方面,不少也尝试对“、”进行解读,但标准不。其中既有采相对主观标准将其解读为“作者在作品中表达的原意所进行的改变”(11),也有采客观标准将其解读为“客观上损害作者声誉的改变”。为什么会造成这种司法严重不的局面呢?本文认为,除了不同的理论观点分歧之外,主要还是因现行《著作权法》将修改权与作品完整权分别立法造成的。也就是说,在需要对“、”进行解读之前,早已有“修改权”以“严格主观标准”控制着未经作者同意改变作品的行为了。著作权法这种先入为主的做法使得司法机关不得不对何为侵害作品完整权作出各种解释,因而导致出现上述相互矛盾和冲突的判断标准。这种局面亟待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作为,对侵害作品完整权的判断标准作出、明确的。

原文标题:保护作品完整权侵害作品完整权的判断标准 网址:http://www.trustworthyhost.com/qichepindao/2020/0212/12645.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出尔反尔新闻网 www.trustworthyhost.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